1977屆同學慶祝畢業四十週年

1977屆同學慶祝畢業四十週年

Uncategorized
1977屆同學慶祝畢業四十週年 文:陳建中 八月廿七日,強烈熱帶風暴帕卡襲港,天文台在清晨懸掛八號風球,令我們一群1977年中五畢業的慈幼仔憂心忡忡。為什麼?因為當天正是我們假母校舉行畢業四十週年紀念活動的日子, 活動由下午開始至夜晚,內容包括各項球類活動丶感恩祭和晚宴。應邀出席的神長丶老師丶同學丶親友預計超過九十人,其中有幾位同學更已是移居海外數十年,今次千里迢迢專程從加拿大和澳洲等地返港參與慶祝。猶幸上主眷顧,風暴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天文台在下午一時四十分改掛三號風球,感恩祭和晚宴均能如期舉行,令大家鬆了一口氣。 當天下午三時,天氣仍十分差,但學校大操場已出現了多張熟悉的臉孔,十多名舊同學延續昔日study hard play hard的精神,無懼風雨返來踢足球。大家雖然已一把年紀,但仍然奮力在球場上你追我逐,推右走左,頭頂腳踢,彷彿穿越了時光隧道回到四十年前的光景。綿密的雨水打在眾人身上,冷卻不了大家的熱忱,也洗刷不掉大家對舊日的美好回憶。    下午五時,一批同學在小學部聖母升天小堂出席由孔智剛神父主持的彌撒。回想數十年前,大家常常在這個簡樸的小堂聽取豐盛生命的啓示。今天,眾人懷著感恩的心,再次踏足小堂,向上主、聖鮑斯高、神長及老師們獻上謝意。 傍晚六時許,同學丶親友丶約二十位昔日教導我們的神長和老師們陸續抵達禮堂出席歡迎酒會。多年沒見,大家都抓緊每一個機會向對方問好丶懷緬過去丶分享近況,人聲和笑聲充滿禮堂每個角落。    晚上七時許,晚宴正式開始,首先由司儀逐一介紹和歡迎出席的神長老師,然後全體肅立高唱校歌,接著由現任校監陳鴻基神父致詞和領禱。進膳期間,我們安排了蔡國祥神父重演當年徒手在黑板上畫大圓圈的神技丶兩位同學作音樂表演,又邀請到陳校監和鄧東權老師即席獻唱,前者更讀出由現居台南的昔日校監陳興翼神父特為今次盛會親自撰寫的賀詞。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縦有千言萬語來不及說,晚會得隨著一張大合照和一曲友誼萬歲大合唱後結束,眾人懷著不捨的心情離校。今次聚會,大家透過不斷努力,尋回不少失去聯繫多年的舊同學,實難能可貴。另一方面,已分別移居美國和加拿大多年的黃勤輝老師及何國漳神父亦各自寄來自拍影片向我們道賀和訴說近況,實在令大家感動。 慈幼大家庭,一日慈幼仔,一生慈幼仔,我們已約定於四十五週年再重聚,日期暫定為2022年11月6日(星期日)。 77屆畢業40週年紀念籌委會
Read More
2017-2018 慕道班/再慕道班

2017-2018 慕道班/再慕道班

Uncategorized
聖十字架堂 聖母升天慈幼彌撒中心 2017 – 2018 慕道班(一、二) / 再慕道班 對象: - 準備明年領受入門聖事的兄弟姊妹。 - 有興趣認識、體驗天主教信仰的人士,以及渴望更新信仰的基督徒。 地點:聖母升天小堂三樓視藝室 導師:馮定華神父和特約嘉賓 時間:11:00a.m. – 12:30p.m. 日期: 8/10, 15/10, 29/10 5/11, 12/11, 26/11 3/12, 10/12, 17/12 14/1, 28/1, 4/2, 11/2, 25/2, 4/3, 11/3, 25/3(苦難主日), 31/3(候洗者領受入門聖事) 8/4, 15/4, 21/4, 6/5, 13/5, 27/5, 3/6, 10/6, 24/6(最後一天) 課本:《天主教青年教理》 校友如要報名,請致電譚德光同學 93035690 或電郵至 tk_tam@hotmail.com。
Read More
慈幼修道院1941年12月19日事件

慈幼修道院1941年12月19日事件

Uncategorized
慈幼修道院是慈幼學校的前身。慈幼學校誕生的契機是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治時期,修院收留了不少戰時孤兒,而需要讓他們上學。修院在1941年12月19日被日軍攻佔。當日悲慘的情景,由倖存者戰俘憶述,再被輯錄成書:Long Night’s Journey into Day by Charles G Roland。 節錄 31-36頁                                                                                                  譯:潘昭劍 1941年10月,位於港島東北部筲箕灣的慈幼修道院被指定為軍部醫療用品貨倉。其庫存包括兩間軍部醫院一年所需的用品,和足夠的補給供應各部隊救傷站,護士中心和外科中心。 軍部醫療用品貨倉的人員包括12位醫療輔助隊隊員。還有一個醫療用品收集站由加拿大醫療輔助隊的 Capt. S. Martin Banfill 帶領。其副手是香港志願防衛軍的 2nd Lt Oscar Lister Thomas,他是一位醫科學生。其他隊員有皇家火槍隊的 Rfmn Raymond J Oakley,L/Cpl Argyll C Harrison 和司機 Kelly。平民有聖約翰救傷隊的隊長 Mrs. Tinson。輔助護士隊的 Lois Fearon 和 Mary Suffiad護士,和6位聖約翰救傷隊護士 (1位歐洲人,1位印度人和4位中國人),還有俄羅斯醫生 Dr Orloff,中國醫生曾福初醫生和周醫生。亦有8位聖約翰救傷隊的中國擔架員。總人數為40人。 12月14日,各國聯軍聚集在港島,準備抵禦日軍的進攻。12月18至19晚上,日軍渡過鯉魚門海峽登陸筲箕灣。其時,港島北部有 5/7印度兵團守在北角,而東面有加拿大皇家火槍隊。進攻的日軍是229部隊的兩個營,尚有228和230部隊在北岸較西的地點登陸。 12月19日清晨,不知道敵人已經登陸,三位人員乘救傷車離開修院,出發去接兩位傷兵往醫院。車只行了數碼,就已受到機關槍的攻擊。司機和腿部中槍的 Oakley 跳出車外,Lt Thomas 將車倒後返回修院又對大家發出警告。 大約在1941年12月19日上午7時50分,那是一個清涼有雨的日子,日軍進入慈幼修道院,俘虜了所有人員。期間沒有開過一槍,亦沒有反抗的行動。修院大樓掛起紅十字會旗,而所有設備如擔架等都有紅十字符號。但Banfill 醫生相信日軍到達時旗幟可能已損壞落下,因為19日之前已有不少炮擊和投彈。 有點令人驚奇的是,雖然接著的一星期香港發生不幸的事情,當日所有女士都毫無損傷地被釋放。一個日本醫官和兩個士兵押送所有女士離開修院,在兩小時後將她們釋放。Mrs Tinson 於1946年的一封信內憶述了細節: " 曾醫生被帶入室內,要他為100個日本傷兵檢查,之後被釋放。我和各女士亦可離開。我帶她們到安全的地方,一個中國家庭。我和 Mrs Fearon 被一位中國神父和兩位修女收留,直至1942年1月2日,被英國紅十字會人員拯救。" 男士的命運很不幸地是完全不同。他們被命令脫去皮靴,鞋和外衣。Pte Oakley 因腿部中槍不能行走,相信已被日軍用刺刀剌死。皇家輔助醫療隊的人員有紅十字會證件,但日軍將之踩在地上。Capt. Banfill 和皇家火槍隊員沒有這些識別,平民醫生也沒有。聖約翰救傷隊成員的制服就有清楚的紅十字標誌在袖子上。 日軍先充公他們的貴重物品,然後要全體步操離開修院進入後山。在這裡,女士們先被釋放,走時看到在救傷車受傷的二人的屍體。 俘虜們到達一塊空地,面對一條明渠。Capt. Banfill 被帶離大隊,然後他的雙手被縛在背後,又有一繩圈縛在頸部。日軍開始用長槍刺刀刺殺俘虜,屍體就踢落明渠。有一倖存者憶述:俘虜們非常恐懼,在隊尾的開始逃跑,他們都被日軍槍殺。女士們尚未走遠,可以看到屠殺過程。日軍亦嘗試用軍刀斬下一些俘虜的首級。 [caption id="attachment_534" align="alignnone" width="640"] 慈幼修道院,攝於1945年。其時慈幼學校尚未興建,右方仍是空地。[/caption] (譯者按:屠殺現場的明渠位於修院後面。1951年興建慈幼學校時改為暗渠,位置是大操場旁邊的排球場,現為修院新翼聖母樓。) 在被斬首的一群中,Cpl. Norman Leath 奇蹟地是生還者。他記得後頸受到重擊。假扮被殺,他稍後滾動跌下明渠,躲在很多同事的染血屍體旁。在此亦有 Lt Thomas,他跳入明渠,躲藏在屍體下。兩人都得以倖存。 經過了八天和不少困難,Cp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