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翼橋事件

Home / Uncategorized / 興翼橋事件

興翼橋事件

潘昭劍

慈幼學校座落柴灣道傍。從來以久,學生們横過柴灣道都是一個大問題。我還記得在六十年代,柴灣道交通並不繁忙,道路兩旁沒有欄杆,學生可以隨意橫過馬路。放學時由小學部車輛出口直出,可以即刻衝過柴灣道到達明華大廈,是最快捷的途徑。

七十年代,政府大力發展柴灣新市鎮,柴灣道交通流量急速上升。人口增加引致公共交通班次暴增,工程的進行使重型貨車行經柴灣道的數目以倍數增加。這一段柴灣道是長命斜,由頂部柴灣坳下行至筲箕灣道超過一千公尺。一架汽車落斜的動量非同小可,司機稍為不集中或汽車有輕微故障都會引發交通意外;而任何意外發生在長命斜下游後果都會很嚴重。

學生橫過柴灣道的安全問題亦日受重視。馬路旁加了欄杆,又有特定的行人輔助過馬路線。放學繁忙時還有義務交通安全隊協助指揮交通。雖然我們力保學生過馬路時要安全,但該路段的意外數字仍不斷上升,而且每次都會引致嚴重傷亡。單是看著車輛呼嘯而過已是驚心動魄。

有見及此,當年的慈幼校監陳興翼神父四出奔走,請求政府關注學生過馬路的安全,興建橫過柴灣道行人天橋。在畢業典禮上,校監極力游說主禮嘉賓,當年出席的是胡鴻烈議員。結果胡議員在1978年向政府提出興建行人天橋,並得到批准。工程極速進行,於1978年尾已落成啟用。為反映陳興翼神父的努力,大家都尊稱該行人天橋為興翼橋。

大家求橋心切,政府亦可在短時間內完工。雖然此橋聲稱只是臨時設計,並非理想,但卻為學生們解決了燃眉之急。大家希望當正式的行人天橋代替臨時橋之時,其設計及建築都可改善。但轉眼之間,臨時橋已使用了40年。多少學生每天跨越此橋,由入學至畢業,對橋有深厚感情。因為橋的位置緊貼學校,用者偕為學生和本校教職員,有同學更視興翼橋為學校的一部份。

臨時橋有什麼問題,值得我們痴痴的等待更換,等了40年。首先,橋的設計近似軍用設計,可以迅速搭建,物料輕巧,只用工字鐵作支撐,但堅固程度成疑。第二,它缺少了現代設計如上蓋、行動不便人士設施等。第三,橋的樓梯落腳㸃正在校門外,視覺上遮擋了學校正門。

自八九十年代以來,港島東區開始蓬勃發展。因為新的住宅區湧現,中產階級遷入,對教育的需求欣切,學校的數目亦大增。母校的競爭環境和以前有很大不同。從前筲箕灣未被發展,慈幼可稱為東區名校,現在東區名校很多,家長們有很多選擇。學校的成績和校譽亦不比從前。這一切都是在興翼橋落成後發生,有校友還歸咎於橋的位置對學校不利。在觀瞻上,橋的落腳㸃遮擋了正門,的確是影響了學校的氣勢。大家都希望當臨時橋更換時,設計上可以改善。這個期望大家一等已是40年。

上主作為何等奧秘。 2018年1月20日下午4時,一輛吊臂車沿柴灣道下行。司機並沒有發覺吊臂尚未收好,比平時行車時的高度要高很多。當車輛到達興翼橋的位置時,吊臂連車輛撞上橋面。翌日工程師檢查後,發覺橋的結構有損壞, 要即時拆缷。結果半條橋面,連同落地的樓梯,就在學校門前消失,完成其40年的工作。與此同時,慈幼中學正門的莊嚴形象,亦是40年以來第一次重現。

     

接著如來的就是學生回校的問題。近二十年來,柴灣道已發展成為高速公路,行人無法在地面橫過,而要倚靠行人天橋。現在行人天橋拆卸了一半而不能使用,學生要橫過柴灣道,就要繞道到筲箕灣道,或要使用亞公岩道的交通燈過路處。

當務之急是要修復行人天橋。天橋乃公家設施,需要政府修復,負責的政府部門是路政署和運輸署。為可督促政府盡快展開修復工程,一群熱心的校友連同學校管理層組成修橋小組,和政府交涉。其中李文江校友 (1977),是大律師亦是土木工程師,帶領小組又提供不少專業意見。 小組首先尋求涂謹申議員的協助,安排約見路政署和運輸署代表。會見的官員態度審慎,表現合作,願意聆聽小組解釋修橋的迫切性。小組接著要求新修的天橋落腳點要改善,不應阻擋學校正門。在技術上和設計上,小組建議了幾個方案,供官方參考。

經過幾次會議,終於在5月31日的會議上,政府官員宣佈接納了小組的意見,將行人天橋的落腳點改為向筲箕灣道的方向,而不會遮擋學校正門。測量和初步設計的工作亦已做好。政府部門預備先咨詢區議會。施工時間約需六個月,大約在2019年行人天橋就可使用了。

今次交通意外引致學校的不便得以在合理時間內解決,而亦帶來機會使40年來困擾我們的學校大門問題亦順利去除,全賴熱心的校友的努力。慈幼仔遍佈各行業,集合起來威力無限,在今次事件中顯露無遺。現我們期待明年天橋重開,慶祝活動當然少不了。

18/6/2018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