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美的60年代畢業慈幼仔

Home / Uncategorized / 在北美的60年代畢業慈幼仔

慈幼仔遍佈全球,在各大洲都可找到他們的蹤跡,尤其是在說英語的英國、澳洲和北美。其中我們遇上的又組織得最好的是一群在北美的1960年代畢業的慈幼仔。由於人數較多,他們之間的聯絡和組織都較緊密。

為何有這麼多的1960年代畢業的慈幼仔在北美?首先,北美由來都是海外升學熱門的地方。很多同學有機會到海外升學,一畢業就已出門,致有機會在北美定居。其二是香港的移民潮,大約發生在80年代中英談判和90年代回歸前後。這時1960年代畢業的慈幼仔已在社會立足,而有能力選擇移民海外。

在北美的校友大多聚居於加拿大卑斯省和多倫多,和美國東部和中部。北美交通方便,美國和加拿大過境亦無困難。每當有重大事件,例如有多個舊同學到訪,大家就可相約聚舊。2017年就有兩群同學到訪。結果是大家歡聚於多倫多,各人由溫哥華和美國各地到來和舊同學一聚。

先在8月26日韋銘源(大仙)在1968群組知會組員,在2017年9月17日和3位68年同學在多倫多聚會,希望在附近的同學預留時間在該天出席。同日,周漢傑(周公)向大仙表示,黄志強(牛屎)會在9月14~18之間由Portland到多市。

隔天,牛屎因知道洪育才剛到加州,邀他參加,當時人數6~7人,除上述人仕還有張天恩,鐘喜孟分别由美國及加東前來參與,這也是大仙召集聚會的成因。

其間召集小組,大仙,周公,臭忻不斷發功,召集了二十多人,有12位带同太太出席,連已82歲高齡的老師Martin Ko也帶師母出席。

當日筵開四席,同學主要是1967和1968屆,人數相若,有3位分别是60,65(葉熊基),66(黃建中),連失聯四十多年的許強也出現。他居住在距多市約2小時車程的London。席間盡情寒喧,緬懷過往的喜怒哀樂。聚會由6時開始,10時半散席,再預約大家參與今年在香港舉行的畢業50周年聚會(1967)和明年11月的1968屆聚會。

其間,3位召集人熱情款待非居多市同學,包括到瀑布,酒庄,CN Tower,唐人街等地參觀。

   

   

在酒酣耳熱之際,另一群同學卻正在籌備另一聚會。事緣有幾位在香港的69屆同學,談葆釗、區煒洪、文應樑相約參加一個美東郵輪團。郵輪由美國東岸出發,到加拿大魁北克。大家準備在旅程完結後,一齊到多倫多探望舊同學。

在多倫多的同學於是發起聚會,由白壽康統籌,聯絡多市同學,準備在2017年10月16日聚餐。白壽康更加添消息說,這次聚會,乃是1969屆在多倫多慶祝畢業48周年的盛會。消息傳開後,更多同學由四面八方而來,有溫哥華的溫榮就、西雅圖的劉漢良,大家還找到久違了的老師 Martin Ko,結果出席人數有37人,足足佔據三張大檯有餘。

大家都異口同聲說要表揚勞苦功高的白壽康。他不辭勞苦,聯絡各地同學,為大家和Century Palace Chinese Restaurant 設計了超值餐單,又負責接送由外省來的同學。今年聚會的成功,他居功不少。

   

 

3 Comments

  • SESOBA

    Johnny Cool : Great, I see some familiar faces. 阿才,舊時足球校隊隊友。Cary Ng, The Jetsters 舊 band 友, 當然還有鋼門大仙,一樣咁高的黃志強,忻瑞達,點解叫臭忻,因為他是上海人,上海人食臭豆付,鍾叔我認唔到係邊度,型仔許強,還有一些熟面口但叫唔到名,好像後排右一牛屎則邊的白了頭髮的,在班中很靜,但讀書很叻,還有,鍾叔是否伍時焯左邊黑衫那位。 我是 Johnny Ku 毛毛

  • Cary Ng

    Hi Johnny,

    So nice to hear from you. After all these years.

    This is Cary (伍时焯)。Where are you residing? I am in Toronto n am planning to drop by HK in April.
    Perhaps we (and other classmates) can meet n catch up?

    Cary

    (Message sent using mobile phone)Please excuse any typos or brevity.

  • Johnny Ku

    Hi, 阿卓:
    I just read your message. I live in Hong Kong all the time. It’s always been a nice remembrance that your family entertained me for quite some time when I resided in your home at North Point during the summer holidays ( perhaps 1966 or 1867 ?). Especially the wonderful cooking of your mother. I heard that there will be a meeting of 1968 sometime at the end of this year. Extremely looking forward to it.
    Johnn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